今日的新彊是明日的香港

久未看報紙,今天一看,看到古德明的這篇文章,非常認同。去年去過西藏之後,一直也想去雲南,加上認識了一個新彊朋友,也想去新彊走走。今年,新彊和雲南相繼發生恐怖襲擊,看著這些報導,有可惜、可憐之情。可惜這些可愛美好的地方,獨一無二的文化、語言被中共漢化,可憐藏族和維吾爾族人沒有能力反抗,漸漸被中共洗腦,旱衛不了自己的文化。香港,似乎也跟他們差不多了,慢慢被中共控制,慢慢變得無力反抗。心痛,看著新彊和西藏染上紅色,看著從小生活的這個城市走向紅色。

新彊和香港 古德明

轉載自蘋果日報

新疆、雲南、西藏等邊疆民族,近年擾攘不休。四月下旬,習近平率領軍政府六名高級幹部,親赴新疆,務求當地維吾爾族人知所戒懼。他昂然宣佈:「對付作亂暴徒,要繼續嚴厲打擊,大力鎮壓,更要先發制敵,以資震懾。」
但是,習近平到達新疆那天,新疆三名共幹就在喀什鄉郊遭突襲處決,沉屍湖底;他離開新疆那天,烏魯木齊火車站更遭「予及汝皆亡」式襲擊,死傷八十多人。習近平威風被殺,只能三令五申:「暴力恐怖分子的囂張氣焰,必須堅決打下去,直打到徹底毀滅。」把百姓視同仇敵,把武力當做統治,習近平不愧是中共魁首。
《後漢書》卷十六載:東漢章和年間,鄧訓奉命鎮守西陲。當時羌族不滿漢室統治,稱兵起事,事前先征討小月氏族。鄧訓手下主張作壁上觀,認為可收以夷伐夷之效:「羌胡相攻,縣官之利。」鄧訓卻不同意,說邊民作亂,是因為漢家官吏往日失德:「諸胡所以難得意者,皆恩信不厚耳。今因其迫急(乘他們危急之際),以德懷之,庶能有用。」他下令大開城門,讓月氏人妻兒老幼入城避難。各胡族紛紛稱頌:「漢家常欲鬥我曹(從前漢家官吏想我們互相殘殺),今鄧使君待我以恩信,開門納我妻子,乃得父母(真如同再生父母)。」又西疆民族以病死為恥,病重多引刀自殺,鄧訓不忍,一知道有人重病,就遣手下把病者縛起來,取去他們的兵刃,叫醫師用藥治療,救人不少,邊民「大小莫不感悅」,爭相歸附。鄧訓在任內病逝,羌族胡族每天來弔者幾千人,更「家家為訓立祠」拜祭。這就是舊中國循吏治邊之道,和新中國習近平的「鎮壓」、「打擊」、「毀之滅之」政策劃然異道。
所以,習近平這邊誓言要毀滅邊民反抗力量,那邊廣州火車站就遭維吾爾族人突襲,又有多名無辜漢人浴血。襲擊者顯然不明白「漢胡相攻,中共之利」的道理。他們找錯了報仇對象。
中共治下,漢人待遇不見得比邊疆民族優渥。香港算是中共「恩遇特厚」的城市,一九九七年易手時,還真有些港人衷心慶賀。但過去十七年,民生民權怎樣凋敝萎縮,有目共睹,否則「香港自治」、「香港獨立」等呼聲,不會越來越響亮,簡直有如維吾爾族、藏族以至台灣的民進黨之求獨立。也許,這正合中共心意。第一,他們可以借助各地民間矛盾,分而治之,大大有利共產政權金甌永固;第二,他們可以在「維護國家統一」的所謂愛國紅旗之下,大剿各族百姓,即習近平說的「先發制敵」。
鄧訓已矣,空留古道照人顏色。習近平說:「議會制、多黨制、總統制,在中國都行不通。」他還應該說:「仁義禮智信,在中國也都不能通行。鄧訓就是例子。」

Never lose hope,

Image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